有些人不算坏人,但是有可能会因为利益或者其他而伤害别人。

如果你是玻璃心,请谨慎阅读!


坏蛋必须死


1、在广东某地做起了小生意。就在我送货回来之后,发现离我从古400米左右的地方,围着一群人,挤过去一看,一个中年妇女倒在路中间,心脏停搏。我第一反应,心梗?当时我问了周围的人她倒下去多久?他们说估计有五六分钟了。我仍然给她做心肺复苏,人工呼吸。30分钟后救护车来了,医生说了一句:心梗。家属在吗?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从人群走出来,如果我没有看错就是他告诉我她倒下去的那个人,他厌恶的看了一眼我(或者应该说是我的嘴唇)和尸体,说:她是我妈。 我红着脸逃跑了。

2、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患者家属,酒气熏天,一顿骂到我生活不能自理,都不让我说话原因刚来了一个车祸重病人,CT诊断肝破裂明确,腹腔出血很多,很急很急,不做手术马上就会死的,真的会死,所有术前准备完善了,就差手术签字了然后就要签字了,冒出个家属把我一顿骂我吓了一跳,仔细看看他,没见过,不认识,他就突然就这么发作了,我有点懵他说我要骗他,说手术不能做他声称我要把事情闹大,把手术做大,会故意把肠子弄破再缝上,说病人自己伤的等等等等我当时很生气,我说你如果再这样造谣,信不信我这就脱了白大褂揍你x的辛亏同事拦着,我也清醒了一些,忍住了我很奇怪问他,你是患者什么人,为什么别人都着急催我手术,你还阻止我手术,还造谣然后患者女儿冒出来了说,大夫你别生气,这是我远房哥哥。

3、

我高中是在一个镇子上念的,高三的时候,我班级里有一个不爱说话,土土的但是学习认真成绩很好的女生H。然后在高三下学期,复习最紧张的时候,H的室友突然向老师反映,说H学习压力大,精神出了问题。因为我们当时的老师还比较年轻,而且我们上届就有一个女生因为高考压力大疯了,所以老师也吓坏了,就叫了H的家长来,把她领回家了。H的家长都是那种完全没念过书的人,也不知道应该去带H看医生,或者和学校交涉什么的,就把H在家里关了3个月左右。    

后来有一天H的一个室友L来我寝室聊天,很得意的告诉我们说其实H什么事也没有,只是和她闹了一点小矛盾,于是她就联合了寝室其他几个同学,向老师打小报告说H因为学习压力大精神出问题了,把H赶回家了。是在那一天我才知道H的父母都是农民,身体不好,年纪也很大。H之前有个哥哥,因为意外过世了,从此之后H的父母就好像失去了生活的动力一样既不打工也不种地,就是领着低保打着麻将混日子。对待H可能也不是很关心,对她说要是考不上大学就回家种地嫁人,所以H才这么不爱说话认真学习。L她们之所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H也是因为觉得她家里穷,父母都是农民,不会带她去看病也就不会发现H其实什么事都没有。后来H回来之后学习从此一落千丈。再后来她高考时考得很差很差,再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她。

4、

我现在住的地方,走过一条街,就会进入一个特别的街道。这条街道比较狭窄,地段也不甚繁华,街上像被遗忘了似得都是垃圾,地砖多半也是碎的,天气不好的时候踩上去会恶作剧似得溅起一大滩黑色的臭水。但并不是因为这样而显得特别。特别之处在于,街上以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密度,开着很多洗头店。几乎是每隔一户就有一间洗头店,每个洗头店中间随机地穿插着小卖部,点心店,还有成人用品店之类的狭小凌乱的小店。电线杆上则贴满治疗淋病梅毒的小广告。这些洗头店到底洗不洗头也可想而知了。

有时候我走过这条街的时候,会好奇地看这些店。当然也不敢太直接,太理直气壮,只是装作不在意地瞟一眼。无论白天还是晚上,总会有一两个女人在洗头店的透明玻璃窗后面,躺在卧式沙发上,穿的是红的,绿的荧光色短裙,无一例外化着在室内怎样看都嫌太隆重的妆容,看电视,玩手机。每当我看过去的时候,她们就会转过头来看我,对我眨个眼或者点点头。然后我就会像被捉奸在床似得,低下头来匆匆离开。

有一天晚上,我到那条街上的小卖部去买饮料,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中年男子,拉着个十岁上下的小男孩,站在洗头店的门口。这可不多见,我的八卦感受器接受到了一些预兆。我放慢了脚步。这时候洗头店里坐着个女人,年纪好像还挺年轻,眼睛看着门外的中年男子和小孩。她既没有点头,也没有眨眼,像是因为有小孩在而有所顾忌。那中年男子和小孩还是没有进去,只是站在门口。接着那中年男子抬起手来,手指直指玻璃门后面的女人。他对那个小孩子大声说:看到了吧,这个就是妓女。接着他哈哈笑起来,小孩也笑了起来。小孩的笑让我想到了似曾相识的画面,动物园里,小朋友们看到从没有见过的动物,什么斑马,浣熊,蟒蛇,大概是都是这样笑的。猎奇性的笑,鉴赏性的笑,颇有所获的笑。我走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店里的女人,这会儿正背对着门躺着,似乎没有心情玩手机了。    

大奸大恶也无法击溃的那颗认为人性本善的心,就这样被生活中的一点一滴磨损了。

总结:好与坏,都是相对的,所谓的一物两面,就是各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看事情,每个阵营都会觉得对面是错的,将来可能发现自己的这一个阵营是错的,再后来,发现自己的是对的,只要不纠结,好与坏没那么严重。

但是我们要心存底线。

关于坏到极致的人,欢迎留言探讨。